当前位置:首页 > 廉洁文化 > 实践故事
徜徉廉石馆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22-10-28    分享

我任教的苏州市职业大学坐落在越来溪畔,吴越交汇地,波光水影中徘徊的花月与云影,分不清谁姓吴谁属越,也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北宋朱长文《吴郡图经续记》介绍此水:“自太湖过横山至于郡城之西,盖越王由此水至于吴,故得此名。”越来溪连通太湖和运河,也连通长江,整个校园洋溢着华夏文化的气韵。

在校园内吴文化园的廉石馆,带学生上一堂文化教育课,瞬间就感觉到自己融汇在“五湖四海”之中。

学生子涵有些情不自禁,操吴语朗诵:“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有人回应:“倷(你)观夫的是吴越胜状,在越来溪一水吧?”好几个同学跟着笑,连赞“对的,对的”,此地看不见洞庭湖,远着呢。子涵继续说,在越来溪看洞庭湖,可是有着悠久的传统,最早最盛名者,大约自吴人范仲淹始,信否?此公一生从没到过洞庭湖,却传神地写出其风光,其天地大美,参照的不就是家乡之湖光山色吗。

我对他竖起大拇指,表示赞同。同时,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吴地,有本地人站立水边远瞻,更有远方精英不惜千里迢迢而来。

走进廉石馆,感受到吴地清廉官员有如八面来风。泰伯仲雍奔吴,携带殷商遗风;伍子胥奔吴,白发难掩楚音;“邑有流亡愧俸钱”的韦应物来自秦川;“律己清严、法行民乐”的况钟是江西人;“清正廉明、体恤民艰”的汤斌是河南人;王锡爵家族源自太原;潘世恩家族祖先为黄山脚下徽帮……

吴地政绩彰显、深受百姓爱戴的历代官员中,外来者远超“土著”。徜徉廉石馆,不难发现,如果说吴地温山软水、丰盛富饶,其中丰饶之一,便是这外来清官在此“成材率”极高,当可视为吴地一大景观。

子涵问:老师认为历代清官中的标杆是哪位?我真的没有具体考虑过这个问题,也想借机与他商榷,就说:是况钟吧?这位“况青天”在苏州多有建树,升迁时,苏州百姓一再挽留,他也就真的留了下来,征得朝廷同意不“另谋高就”。其实,他也舍不得本地百姓。他还有很多没有做完的事情。直到他客死吴地,灵柩运回江西时,吴人扶老携幼,十里跪拜送行。那一艘运送灵柩的舟影,定格在吴人眼中。

不想子涵没有顺着我的话展开思路。他说,老师的这个答案,与我原先的一致。但最近看了西山岛上的廉吏暴式昭事迹,我更愿意选择他。暴式昭来自河南滑县,是清光绪年间苏州西山甪里巡检司的一个九品巡检官,不比那些一品二品的大员,甚至连“七品芝麻官”都不如。从政期间,他耿直、亲民,后被蒙冤撤职,竟至家里穷得揭不开锅,雪压柴扉。百姓佩服他的廉洁品格、感激他平日的心善正直,大家自发捐米捐柴,冒雪送到他租住的居所,一时门前人头攒动,天寒隔不断人心暖。这件事说明吴人懂情义,有情义,也如镜子,照见世道人心。

我也被他说得感动了,越发感觉到我们吴文化园的魅力。吴文化园是国家级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廉石馆是园中最“接地气”、最受学生喜爱的学习园地。充分利用本土资源,指导学生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

步出廉石馆,我问同学们: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否?同学们回应:我们只能是石啊,廉石馆中的前贤才是玉,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他山之玉在启迪本土之石。

又是子涵来点题,他望着一旁明澈的越来溪,继续他的吴语朗诵:“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回,向他竖起大拇指的应当不止我一个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