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新形势下纪检监察机关面临的挑战与对策研究
来源: 苏州市纪委政策法规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9-01-24    分享

摘  要:监察体制改革后,纪检监察机关面临着各种新情况、新挑战。本文针对监察对象、人员融合、纪法衔接、工作理念等四个方面出现的问题,深入分析其产生的原因,结合工作实际按类别提出切实可行的对策建议。

关键词:监察对象人员融合纪法衔接工作理念

 

监察法的颁布实施,在我国法治建设和纪检监察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全体纪检监察干部如何学好用好监察法,把制度优势转化成治理效能,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本文以监察对象、人员融合、纪法衔接、工作理念等方面为切入口,深入分析新形势下纪检监察工作中面临的难点,并提出相关对策。

一、当前工作中面临的难点

1.监察对象陡然增多。监察体制改革之前,依照《行政监察法》第二条之规定,行政监察对象是国家行政机关及其公务员和国家行政机关任命的其他人员,虽然党内监督已经实现全覆盖,但是没有做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全覆盖。监察法颁布实施后,监察法第十五条明确规定了公务员和参公管理人员、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国有企业管理人员等6类监察对象,将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全部纳入监督范围。不论是否具备公务员身份,只要行使国家公权力,都将进入监委监督视野,弥补了之前行政监察范围过窄的短板,真正把所有公权力都关进了制度的笼子。虽然职权行使的范围有所扩大,但带给纪检监察人员压力和挑战更大。监察体制改革前,昆山市行政监督对象约5796人,全市纪检监察干部273人;改革后,监察对象约18545人,全市纪检监察干部243人。纪检监察干部减少了30人,监察对象却增长了220%。如何履行好监督调查处置职责,实现对所有监察对象的全覆盖,是摆在全体纪检监察干部面前的一道亟待攻克的难题。

2.监察主体融合不够。任何改革,最关键的也是最难的就是人员整合问题,推进监察体制改革也是如此。监察体制改革后,纪委原有人员、检察院转隶人员一起办公。思想上,转隶人员面临新的环境、新的岗位、新的同事,如何使物理融合产生化学反应,快速奏出进一家门、成一家人、说一家话、干一家事的优美旋律,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业务上,原来纪检监察以办理案件违反党章党纪党规案件为主,甚少涉及刑法、刑事诉讼法等刑事案件;而检察院转隶人员对贪污受贿案件可以说是驾轻就熟,但对违规违纪问题的处理却比较生疏。如何及时对标新要求、贯彻新精神,快速实现1+1>2,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3.纪法衔接还不顺畅。监察体制改革前,纪委更多的是办理违纪案件,对案件办理的各项要求相对刑事案件来说不是很高。监察体制改革后,监委不仅办理违纪案件,也要办理违法案件,案件的办理不仅仅是停留在监委内部,还涉及到检察院起诉和法院审判等环节,办案的要求更高,标准更严。监察法规定,监察机关依法收集的证据在刑事诉讼法中可以作为证据使用,赋予监察机关收集的证据材料在刑事诉讼法中的法律效力。同时,监察法规定监察机关在收集、固定、审查、运用证据时,应当与刑事审判关于证据的要求和标准相一致。例如同步录音录像,以前我们可能只对重要的证据收集过程才会去录音录像,而根据《监察法》和《江苏监察工作运行1+N制度体系》相关规定,监委在办理涉嫌职务犯罪案件中应当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即在进行讯问以及开展搜查、查封、扣押等重要取证工作时,应当实施不间断的录音、录像。证据种类的增多,取证要求更高,取证标准的更加严格,对办案人员来说,短时间内难以适应。

4.工作理念出现偏差。新颁布的监察法明确赋予监察委员会监督、调查、处置三项职责,这是继我们党深刻总结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实践、明确纪委监督执纪问责职责以后,对监委职责作出的重要制度性规定。但是在实践过程中,一些地方对三项职责的理解不全面、不透彻,出现了重办大案要案重调查处置、轻抓早抓小轻监督的现象,认为办大案要案才能出成绩,成英雄,日常监督以及办理违纪案件都是费力不讨好。办案人员在思想认识上出现了偏差,把定位向处置聚焦,把力量向处置倾斜,导致在办理留置案件过程中,表现的积极、卖力,而在一般信访件的处理中,表现的没有活力,低标准、低要求,认为只要不出错就好,严重影响了监督效果及办案质量。

二、相关对策建议

尽管监察体制机制发生了深刻变化,但始终都是在党的统一领导下开展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这一领导体制永远不会变。全体纪检监察干部必须始终站在政治和全局的高度深刻理解改革、坚定拥护改革、积极投身改革。笔者认为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狠下功夫,攻克各个难题,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继续前行。

1.摸清底数,提高能力,强化宣传,破解监察对象增多难题。监察对象的成倍增多,纪检监察干部不可能也成倍增加,这就需要我们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提升自己能力,提高工作效率。一是查核数据,确保全面覆盖。要求各单位认真学习《监察法》及其释义,对照单位权责清单、人员编制、工作属性,按照六类监察对象范围,严格进行统计并上报人员基本信息。市纪委监委将所有上报人员具体信息进行汇总、核查,防止漏报、错报,确保统计工作做到全覆盖、无遗漏、不重复,监察对象底数清、数字明、数据准。二是强化培训,提高业务能力。采取专家辅导、研讨交流和个人自学的方式,以党章党规党纪、法律法规和纪检监察业务为主要内容,邀请具有丰富监督执纪工作经验的领导和理论功底深厚的专家学者进行授课,有针对性对转隶人员加强党章党规党纪培训,对纪委干部加强法律法规培训,全员加强监督执纪问责、监督调查处置业务培训,努力培养既懂纪又懂法、守纪律讲规矩的专业化纪检监察干部。三是加强宣传,减少发案数量。组织公职人员认真学习宣传《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及相关监察业务知识,使广大公职人员充分了解监察工作的内容和要求,引导和教育公职人员进一步强化廉洁奉公、勤政为民意识,习惯在受监督和约束的环境中工作、生活,知敬畏、存戒惧,严守纪律规矩,不越雷池半步。

2.统一思想,交流业务,完善制度,促进人员从形式融合到深度融合。纪检原有人员和转隶干部的整合,不是简单的做加法,而是人员的融合,工作的磨合,涉及到角色转变,身份定位,情感归属等问题。探索从思想、业务、制度三个方面深度融合,以锐意进取、奋发有力的精神状态开创全面从严治党工作新局面。一是谈心谈话促思想融合。由主要领导对转隶的干部进行面对面、一对一谈话。通过加强沟通交流,掌握思想动态,促使转隶干部放下思想包袱,尽快转变角色,适应新的岗位。二是研讨学习促业务融合。围绕1+N制度体系,利用每周一学活动,针对执纪监督流程、法律适用、证据收集等问题深入开展研讨,大家通过学习交流,相互取长补短,有力推进监督执纪问责和监督调查处置的有机融合,实现纪法无缝衔接。三是完善制度促人员融合。及时修订完善内部管理制度,建立执纪监督、执纪审查、案件审理相互协调、相互制约的内控机制,督促纪检监察干部严格执行六不行为规范及八小时外社会交往活动监督规定,严守党的纪律和规矩,让制度成为日常工作的遵循,用担当的行动诠释对党的忠诚,展现新时代纪检监察干部的良好形象。

3.提高认识、强化学习,注重细节,扎实推进纪法贯通、法法衔接。面对新形势,我们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去适应新标准,新要求。首先,提高思想认识。《宪法修正案》专门增写监察委员会一节,确立了监察委员会作为国家机构的法律地位。门槛之高,权力之大,决定了责任之重。作为一名纪检监察干部,要充分认识到监委办理案件的严肃性,自己的一言一行展示着国家机构的光辉形象,所以要严格要求自己,提升自身能力。其次,加强学习研究。对标刑事诉讼法,利用工作之余采用逐字逐句读、反复读,吃透监察法及相关配套制度。充分利用各纪检监察室混编的优势,由转隶人员讲讲刑事诉讼中证据的收集方法和程序,由纪委人员讲讲违规违纪案件中证据如何收集。大家取长补短,共同进步。最后,注重办案细节。监委所办案件一旦进入刑事诉讼程序,办案过程、证据材料都可能在检察院审查、法院审判阶段被相关人员阅读和复制,并在法庭上出示。每月固定时间,由案件审理室准备相关案例,组织全体办案人员集中学习,从线索梳理、证据的收集等办案细节方面挑刺剔骨,发表意见,达到以学促训,以案促改,推动实现法法衔接。

4.提高站位、推进改革,加强引导,实现监督、调查、处置一体推进。监督、调查、处置是法律赋予监委的法定职责,我们要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正确理解三者之间的关系,才能提高治理效能。一是提高政治站位,转变思想观念。在纪委监委合署办公的大环境下,纪检监察机关全面履行党章、宪法、监察法赋予的职责,在一体推进监督、执纪、问责的同时,必须一体推进监督、调查、处置。只有实现纪律和法律的双施双守,才能实现依规治党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二是积极推进内设机构改革,实现执纪监督和执纪审查分设。即将原纪检监察室分设为执纪监督和执纪审查,执纪监督者专司日常监督,执纪审查者专司审查调查。监督部门负责联系地区和部门的日常监督,了解掌握联系地区和部门的政治生态状况及轻微违纪违法问题的调查处置;审查部门负责对违纪违法线索的初步核实和立案审查调查,各司其职,各司其责。三是加强引导,有效提升整体作战能力。监察委员会作为国家监察专责机关,对监察对象依法采取监督、调查手段实施监察,对履职尽责不力、不履行或者不正确履行职责,涉嫌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等行为依法作出恰当处置。监察委的监督、调查、处置三项职责目的都是为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抓早抓小、动辄则咎。只有全面提升监督、调查、处置能力,才能体现全面从严治党之全面从严的要义,有利于全面从严治党和依法治国向纵深推进。(李进)

 

参考文献:

[1]余哲西:《监督、调查、处置一体推进——保证监察全覆盖的质量和效果》,载《中国纪检监察杂志》2018年第13期。

[2]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法规室:《<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释义》,中国方正出版社2018年第1版。